×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关建设

机关建设

中国经济转型的机遇与未来

2012-6-7 17:04:33  点击:2151
机关集体学习资料之三
 
中国经济转型的机遇与未来
                     
陈文玲
 
    由求是《小康》杂志社举办的“2011中国转型发展高层峰会”,主题“经济转型与结构调整”,在苏州吴江召开,凤凰网财经全程图文直播。以下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司长陈文玲女士演讲实录。
    陈文玲:各位先生们、女士们,下午好!非常高兴来参加《小康》杂志和吴江市联合举办的这次论坛。这次论坛的题目是经济转型,经济转型也就是说我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它的目的是要实现经济转型。经济转型是“十二五”期间我认为可能还更长一段时间,我们中国的一条主线,而且经济转型也是在国际金融危机下,全世界主要国家未来的一条主线。
我们国家在转型,美国、日本、欧盟还有我们的一些新型经济体国家,下一步发展的重点都是转型。美国金融危机之后提出来向实体经济回归,再工业化,出口贸易五年倍增计划,还有制造业的合作伙伴计划等等他要实现经济转型,现在一系列的战略都在推进。
    欧美制订了面向2020年的战略规划,这个战略规划也是要实现欧盟的战略转型,还有日本、韩国、印度、巴西很多国家在这次的金融危机中纷纷推出了经济上、战略上转型的一系列国家的战略。所以可以说,在当前国际经济形势非常严峻的情况下,全世界每一个国家都想从经济转型中寻找突破点。说到我们伟大的中国经济转型有什么重大机遇?我们经济转型给我们提供了哪些空间,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大家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转型的必要性、重要性、紧迫性,那么这一直是这几年讨论的主题。我觉得可能什么环境的压力、资源的压力、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压力、土地资源的压力等等,就是我们所面临的转型的重要性、紧迫性,在座的各位都已经有认识。但是我们为什么要抓紧时间转型?我认为主要就是说,留给我们的战略空间和时间并不是那么多。如果我们不抓住一个战略机遇期,把这个经济转型工作能够攻坚攻下来,那么我们中国可能会失去非常重大的机遇。日本失去了非常重大的机遇,那么它经济上有一个失去的十年,现在又进入到第二个失去的十年,那么一个国家的经济一倒退,它就是十年、二十年。所以我们中国发展到现在很不容易,33年的改革开放的历程,使中国我们的GDP总量现在达到了世界第二位,我们的外贸进出口总额达到了世界第二位,其中出口第一位,我们的外汇储备从前几年达到了世界第一位,一直现在是世界第一位。那么我们在今年,中国制造业的总值达到世界第一位,超过了美国,美国结束了二战以来在世界上制造业大国的地位。
    中国现在是制造业的产值占到全球的19.8%,美国占19.4%,因此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经济大国,而且这个经济大国我认为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经济大国,但是中国还不是一个经济强国,大国的象征性的指标已经有了。但是作为全国的象征性的指标我们还没有确定,当然我们有我们的卫星上天,大飞机制造,但是从整个经济发展的质量、素质、竞争力来说,我们还是很弱的。因为我们经济总量很大,我们世界已经第二位,但是人均GDP按最新的世界发布的权威数据我们人均GDP93位,前些年是100多位,最近几年一直在95位,最新的数字今年的数字是93位。所以我们转型的外部环境实际上是非常严峻的。但是我们转型,中国经济转型又有很大重大的机遇,我想我们要看到这个机遇,而且这种机遇可能会转瞬即逝,有的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我想我们面临的有七大机遇,这一七大机遇是为我们企业转型,地区经济转型,国家经济转型,提供了我们非常好的外部环境。
    1,中国的经济周期还会继续拉长。中国经济发展的长周期,我们从改革开放33年,GDP的年均增长是9.6,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我们这五年GDP的年均增长是10.3,我们整个加起来就是33年,大体上是9.8%。那么“十二五”期间,我们的“十二五”规划把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调整到了7%,但是这是我们的规划,我们有可能按照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我们中国的GDP有可能在平均8%以上。那么我们算了一下帐,就是按照这样的一个算法,我们到2020年之前,也就是我们国家所说的战略机遇期到2020年,我们国家的GDP如果按照7%的速度,那么大致上我们可能会达到80万亿人民币,如果按照8.5%或者9%这样的一个预期速度的话,我们GDP可能会达到100万亿人民币。我们这样的一个经济发展的周期,从改革开放33年,我们有可能拉长10—20年,我们7%的速度,如果我们能够达到8%的实际速度,对于一个大国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长的经济高速发展期。因此抓住这样的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我们国家实际上为什么要应对这么多的国际国内的危机和风险,我们实际上就是要把这个周期拉长。我们为什么要韬光用晦,我们就是为了要把自己的事做好,要拉长经济发展的周期,把战略机遇期用好。因此这就是我们企业转型升级的一个最大的背景,也是我们一个地区我们一个国家转型升级的一个最大的背景,就是我们还有着经济的高速增长的一个很长的周期。假如说我们失去了这样一个周期,我们转型,如果我们的企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地区就没有这样的一个条件,所以我们才有胆量,我们把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主动降下来,为了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为了企业转型提供最好的经济环境。这是我想谈的第一点,就是说中国的经济转型第一个大的外部环境,我们的外部环境将迎来一个长周期的经济发展,快速发展。
    2,第二个大的外部环境,对于我们来说,转型一个非常大的机遇,就是中国会迎来消费增长的黄金时期。刚才说到整个经济增长可能是一个长周期,第二个就是说中国的经济将迎来一个消费增长的黄金时期,可能这个消费增长是爆发式的增长。按照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未来10年中国的消费结构将进一步改进,居民的消费潜力可能会大大的释放,那么会释放到什么程度?那么有可能在未来十年消费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那么现在有投资,有出口,未来最主要的动力是在于消费。按照国际上这些著名的研究机构权威的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消费总量可能会达到美国目前的2/3。因为现在美国是第一消费大国,美国的经济主要靠消费拉动,但是这种过度消费,超前消费,超前消费模式是受到了质疑,他也在转变他的消费观。所以有可能所以我觉得中国未来,因为我们13亿人,到2020年可能会达到14.5亿人,那个时候中国的作为一个消费大国在世界上举轻若重。预计我们的消费总量会占到世界的12%,中国新增的消费量在08年已经超过美国,在未来我们的新增消费量连续可能十年到更长的时间会占到世界的20%或者20%以上。所以中国这样一个耗费的黄金的周期,给我们的转型升级提供了战略的空间。因为国外的投资者现在向中国加快转移,包括在中国增加投资,现在不再是看重中国的其他资源,最重要的是看重中国庞大市场的消费增长能力。
    3,战略空间就是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贸易大国、投资大国,和承接国际先进制造业、高端产业转移和高端要素重组的一个重要的平台,这为我们企业的转型升级创造了外部环境。中国的国际贸易进出口到目前为止,2010年已经达到了2.97万亿,我们在33年之前,中国的对外进口贸易总额仅有206亿美元,1978年的时候,中国的外汇储备我们看统计上都有,那个时候我们才有8亿美金,看朱总理的报告里面,90年代初我们国家的外汇储备那个时候才几百亿,我们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我们没有外汇,我们的出口是为了换汇,我们现在是一个第一外汇大国,我们现在发愁就是外汇怎么花出去?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所以我们作为第一外汇储备大国,第五投资大国,中国是一个有相当国际竞争力的国家,我认为为我们的企业转型和升级将会创造条件。
    我们过去的企业主要是国内的企业,过去的市场主要是国内的市场,那么我们现在我们一大批企业走出国门,我们累积对外投资已经达到2000多亿美金。我们有可能未来几年,我们走出去的企业会越来越多,我们中国的跨国企业也会由此产生。当然现在也有一些民营企业,比如说我们的华为这些企业在国外都做的很好,但是我觉得还不够。我们走出去的企业还不多,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在国际上配置资源的这样的大的龙头企业。世界500强,排在第一位的是美国的企业,然后是欧洲的企业,然后是日本的企业,那么中国的企业现在已经有进入500强,但是绝大部分还是国有的垄断性的企业。因此我们中国的企业要走出去的话,学会在国际市场配置资源,那么你这样的一个转型,从内向转到外向,就是这样的一个我们国家作为一个大的外向型的国际上一个大的经济体,这是给我们企业转型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4,我觉得中国的创新能力和人才储备能力的增加将为企业创造重大机遇。我们国家制订了面向2020年的科技中长期规划,科技中长期规划是到2015年,是未来10—15年的中长期规划,我们国家还制订了面向2020年的国家人才发展规划,国家教育改革发展规划,科学和技术发展中长期规划等等一系列的中长期规划,我们国家把建立创新性国家,提高我们国家的创新能力作为国家的重大战略。按照国家的战略,按照国家的战略规划,我们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人才总量将从现在的1.1亿人增加到1.8亿人,增加的幅度是58%,人才资源占人力资源总量的比重将提高到16%。实际上我们现在的企业在转型中我觉得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人才的问题,一个企业做大了,包括民营企业做大了,实际上它都面临着很多的困惑。那么这一个企业的治理结构,到底什么样的治理结构才是可持续的?这样高端的管理人才到底怎么样利用才是持续和可靠的?最近看到温州的问题,温州出现的金融问题,其实这是在我们金融紧缩以后由于温州民间金融的发达进入市场导致的这样的资金链条的问题。但是要说从温州企业,温州模式来看,我认为他遭到的最大的挑战还不是金融的问题,是家族企业的治理问题。
    我们曾经做过专门的温州模式的研究,也曾经出过一本专门的著作叫《跨越》?温州从传统信用迈向现代信用,在那里面我们对温州的金融,温州的家族企业和市场模式都进行了研究,我们发现实际上像温州这样民营企业集聚的地方,知道我们国家现在很多民营企业集聚的地方,面临的最大的一个选择就是什么样的企业的治理构架,什么样的人才的利用方法,才能使一个企业在扩大规模的同时实现可控。美国的沃尔马法国的家乐福等等,沃尔马已经发展到接近5000家企业,但是在全球是可控的。为什么它可控?就是因为它这个全球企业,它的总部是在美国,但是它的全球统一结算,全球物流配送体系等等都是全球化的。我们做过沃尔马、家乐福这些在中国企业的调研,他们这些企业在中国,这些店铺的负责人,或者是说他们的商店的店长,他们只知道他们的销售任务和销售额,那么他们到底赚了多少钱?这个核算权没有在他们的手里,都是总部统一的核算,这就是一个跨国企业,这是一个跨国企业几千家、上万家他的控制力,我们现在的这种控制力,很多企业一做大就失控,一做到国外就流失,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核心竞争力还没有具备,我们可能模仿,我们模仿了很多企业的形态,比如说国外的所有的零售商业的这种模式、业态我们都有,像沃尔马、家乐福的,像仓储式超市的,像便利店的我们所有的这些都有,我们制造业的所有这些东西也都模仿,但是我认为我们企业缺少的就是核心竞争力,而核心竞争力作为一个企业来说,我觉得它最大的核心力就是创新能力和企业的可控力、控制力。
     5,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还可以继续推进。城市化进程我们在改革开放30年的时候,我们平均城市化进程一年是1.2个百分点,那么我们“十一五”期间,城市化进程是平均每年是0.8个百分点,我们到“十二五”期间我们的城市化进程会从现在的47.6%提高到按照规划到“十二五”末期到51.1%,也就是我们一半以上的人住进了城市。我们到2020年,到2030年,我认为中国的城市化会实现接近70%。70%是什么概念?我们届时中国的人口可能是15亿,70%就是将近10亿的人会住在城市,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中国的城市人口,将超过美国、日本、欧盟三大经济体,城市人口的总和。中国居住在城市的人口将占世界上城市人口的接近一半。这样的一个帐算起来就是说,中国每年所需要新增的这些住房,可能是差不多OECD所有国家新建建筑量的综合,所以这个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也给企业转型带来了巨大的机遇未来的城市化一定不是原来的城市化,原来的城市化我觉得城市化的发展模式也到了转型的时期,原来的城市化扩大城市规模,拉大城市化框架,搞标准型建筑,然后就是大量的大过剩,这些住房,房地产开发,未来的城市化我觉得会发生四个方面的重大变化。
    一是城市形态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将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城市,新的现代城市会是一个城乡相间的。以社会发展为主要任务,这样的一个城市形态。第二,我觉得城市的结构会发生变化,现在这个城市都是单一城市发达框架,城市的边缘是很清楚的,我觉得未来的城市一定是城市群、城市带、城市圈、城市群落,基础设施对接,整个的信息系统的对接,基本公共服务的对接,然后现代城市城乡相间的规划,会使整个城市与城市间的关系比单个城市的关系还要重要。我觉得一个城市的群体他要通过共建达到共享,资源的共用。第三,我觉得城市的功能会发生重大的变化。城市的服务功能,文化创造的功能,宜居的功能,这些将成为城市发展的主要功能。第四是城市的管理形态会发生变化,将来的城市将是以市民为核心的市民城市。所以我觉得我们要面向未来的话,我们的企业会面临着非常多的在城市化中的机遇。所以我们的转型怎么转?我们要适应这些重大的变化。
    6,我们的工业化,特别是先进制造业,先进工业发展中释放的巨大机遇。到目前为止,中国22大类工业产品,其中有17大类我们的生产能力都是位居世界第一位的。我们到目前为止有1500多种商品出口在世界是第一位的,2000多种商品是第二位的。我们中国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制造业的体系。我们在2000年之前,我们主要进口的是机电产品,就是那些大型装备,先进精密机床这些高附加值的产品。那么我们从制造,从振兴老工业基地,装备制造业振兴之后,我们现在的装备制造业,特别是大型装备,比如我们的三一重工[15.11 3.35% 股吧 研报]、徐工集团生产的那些大型装备,我们算了一下从06年开始,我们国家开始变成大型装备的出口国,到去年我们已经成为大型装备的第一出口国。所以中国的制造业的发展是非常快的,但是我们在整个制造业中可以说我们还基本上处于中端和低端。中国曾经有1800年在世界上制造业排在第一位,我们的制造能力在全球是第一位的,我们在历史上是很辉煌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过去我们中国人创造了制造业的辉煌,这个制造业我们造船世界是领先的,我们的瓷器、丝绸、家具这些在全世界都是领先的,但是那个时候我们这个制造业不仅仅是数量领先,而且它的价值也领先,创造的财富量也领先。比如我们的郑和下西洋的时候,我们的造船业是世界的顶峰,还有我们的瓷器也是世界的顶峰。国外我们过去的丝绸之路有一条陆上有两条海上的,国外到中国来运的中国商品,运回去以后在全世界都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比如瑞典曾经来了36艘商船,每一艘商船运回去的中国商品就相当整个国家一年的GDP。所以我们那个时候我们的企业,我们创造的是财富,我们被全世界收藏。那么15、16世纪,在欧洲这些贵族、皇宫都把中国的产品,中国的丝绸和中国的茶叶作为身份的象征。
    我们现在喝的红茶,这些国外的英国最好的红茶,实际上是从我们国家福建的泉州运到英国的,是我们的原产地,是我们中国茶在那儿经过改造,若干年以后变成全世界最好的茶。所以我想说,就是我们工业化进程还要推进,这给企业转型创造了很大的机遇。同时在这个转型中,对我们企业也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7,一个非常重大的战略机遇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整个的金融制度更加的市场化更加的国际化,这会给企业创造了很大的机遇。我们国家人民币的国际化,现在通过三条路径,一条是贸易结算,因为我们现在按照2010年的贸易额我们占全球的9.6%,我们要在贸易结算上加大使用人民币的力度;第二是在货币储备上我们和一些国家签订了货币的互换协议。比如我们最近和韩国这些国家都有货币互换的协议,就是我在货币储备中,或者贸易结算中用的你的货币,然后我的外汇储备中用你的货币,你用我的货币,这是货币互换;第三,我们在全世界建立了若干个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我们国家的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是在香港。除了香港之外,我们现在在全球很多国家在跟我们谈,要求建立人民币的结算中心,现在已经确定的比如新加坡、英国伦敦、现在还有一些国家在和中国谈,建立人民币的离岸结算中心。
    我们人民币现在在我们周边国家,特别是东盟,因为我们和东盟十国在2010年已经建设,已经成为自由贸易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说,我们和他们的贸易互相是零关税,在投资方面是便利化。我们现在的人民币在这些周边的国家是被大家争先使用的,所以我觉得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也给我们的企业转型升级走出去、国际贸易各方面提供了新的机遇。
    所以我们认识未来,就是要抓住现在的机遇加快转型。如果说中国在这些方面都没有经验,我们在国际市场上现在是越走越差的话,那么我们转型就很困难,所以我想说的一点是什么呢?就是说现在我们面临的转型升级的最好时机,我们有转型和升级的最好外部环境和重大的战略机遇和国家重大战略的支持,所以要加快转型,所以早转主动,早转早发展。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企业,或者我们地方或者我们整个国家,现在最佳的转型时期是最近五年,也就是“十二五”期间这段时间,是最佳的转型时期。我觉得给我们最长的容忍时期到2020年,一个企业可能没有那么长,但是一个国家来说,我觉得这个转型,推动转型,实现升级我觉得不能太长。
    一个企业我觉得你的转型升级最好是在2—3年,最长5年完成,否则的话你这个企业就找不到方向,未来的市场哪一块是你的,细分化的市场哪一个客户是你的我觉得你会找不着方向。所以现在要沿着国家的政策,要研究国家转型的方向,要研究国家转型中会给你提供的重大战略机遇,加快实现企业转型升级,我觉得转型和升级并不是民营企业的转型和升级。民营企业是市场逼迫他转型和升级,我觉得国有企业也要转型和升级,而且国有企业转型和升级的任务我觉得一点也不亚于民营企业。过去靠政策优势,靠垄断优势,靠资源优势[2298.46 2.41%],靠种种的这种非市场因素的优势,我觉得会逐渐的消失。
    我们再看国内企业,实际上就是国家所有,但是我们的运行,我们的管理,我们在市场上这些全部都是市场化的,这是中国一个很大的特色。所以国外认为国有企业是有补贴的,现在是国有企业一定要放到市场中去打造的,一定在市场的竞争中能够站得住脚,才是真正好的企业。